茅找九宮格空間盾與作家茹志鵑往來手札–文史–中國作家網

編者按

在1980年的11月和12月,茅盾與茹志鵑有過幾回手札往來,內在的事務是茹志鵑想要請茅盾為她的短篇集寫一篇序,并給書名的擬定提一些提出,茅盾也很爽直地應允了她的懇求。給作品作序需求先讀作品,然后才幹下筆寫序,可由于茅盾那時正在寫回想錄,事務忙碌,所以在第一封信中告知茹志鵑要到來年一月內才幹做完這些事。但我們發明,茅盾在12月就給茹志鵑寄往了所寫之序,并且也給書名的擬定供給了兩個提出。經由過程這件事可以看出茅盾對于晚輩的關愛和扶攜提拔,底本預計在來年一月完成的工作,實則在12月中旬便超前完成了,從中可以或許深入的領會到茅盾的當真與愛才,浮現在我們面前的是熱情又和氣的茅盾抽像。在茹志鵑的兩封回信里,也可以很顯明地看出她對茅盾深深的感謝之情。

 

茅盾致茹志鵑(1980年11月9日)

志鵑同道:

來信讀悉。我將竭力舞蹈場地為您的短篇集寫一篇序,并題書名。

來信所列各篇所頒發的刊物名單,我想我這里大要都瑜伽場地有。讓我查一下,若有缺乏,再請您補寄。

由於要讀十幾篇作品,然后能下筆寫序,生怕本年內寫不成了。手頭有回想錄寫開了頭,估計本月可以寫完,然后再讀您的作品,再寫序(那倒一、二天可成,重要是讀作品花的時光多),大要要到來歲一月內做完這些事。事後告訴,請勿焦急。

促 即頌

安康!

沈雁冰 十一月九日

茹志鵑致茅盾共享空間

(1980年11月16日)

沈師長教師:

回信敬悉,很是興奮。實在師長教師也不用每篇都看,給我寫點吩咐就可。我行將師長教師愿意為我寫序,并題書名這一好新聞,轉告百花出書社和,我想他們也會很是興奮的。

想到師長教師要花很多可貴的時光來看拙作,心坎甚感不安。時光放在來歲一、仲春份都可以。

作品集內的一篇《三榜之前》是我給《國民文學》來歲仲春號女作家專輯寫的,我當寫信要他們把小樣打出,即給師長教師送往。

感謝了,太感謝了。

安康

茹志鵑 十一月十六日

茅盾致茹志鵑(1980年12月15日)

志鵑同道:

小樹屋

委寫之序,曾經寫成,送上,請考慮能不瑜伽場地克不及用。至于取此中一篇之名為書名,我認為《冰燈》或《紅外曲》都可以。兩篇都是散文式的短篇小說,《冰燈》寄意深遠,《紅外曲》則是指“四化”,尤其是老干部鉆研迷信。究用哪一個,請您本身考慮罷。促,即頌

撰祺!

沈雁冰 十仲春十五日

茹志鵑致茅盾

(1980年12月15日)

茅盾師長教師:

收到師長教師寫的序,立即讀了好幾遍,激勵多矣!我看成為一種敦促,來盡力到達師長教師所說的“靜夜簫聲”的意境。其實太感激了。我立即奉出書社,并告知他們師長教師所定的書的落款《冰燈》。《紅外曲》是篇陳述文學,所以仍是《冰燈》好。

氣象驟冷,看師長教師多多珍重。再次的感激了。

還禮

茹志鵑 十仲春十五日

(起源于:《塵封的記憶——茅盾友朋手札》上海藏書樓中國文明名人手稿館編 文匯出書社2004年)

Posted

Comments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